總瀏覽量

2013年7月26日 星期五

離別與思念

前言: '離別'這個題材,可算是我文章的常客。有些情感是很複雜的。若以'離別'作為載體,可免卻很多不必要的解釋,但又可表達思念之情。


正文:

聽說要走了。但不肯定。可是,如果要走,從理性上說來,是有一萬個必需理由; 從感性上說來,卻仍有一萬個不捨。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人間的散了又聚,聚了又散 ,與花兒的開開謝謝,月亮的圓圓缺缺,同樣是宇宙萬物的必然現象。不捨的還是要分手。年多的相處,總教人依依眷戀!

離別在於人生之中,正如風雨在於百花盛開。可見春花燦爛,滿山明豔,怎不叫人人讚嘆,人人愛惜。無奈世間總有風雨惱人,雨打飄零過後,滿地狼藉,不知花落幾許? 所以春花雖美,卻有風雨。風雨之所以成為春花的遺憾,乃證明天地間的不完美。人生,也復如此。

知己相逢,把酒言歡,愛人共聚,對歌談心,是何等暢快。然而總會風流雲散,事難再,此事古難全。既是不全,徧強要全,此乃人性感情需要永恆如一的結果。可是知者眾眾,能明白箇中道理,又能超然物外,闖出感情枷鎖者,能有幾許?

'深知身在情長在,悵望江頭江水聲'。話別臨歧,除了說聲珍重,還能說些甚麼呢? 偶開天眼,冷覷紅塵,縱有先進科技去縮短人世間的沼沼遠路,卻難延傳人心中的串串思念。人能否單靠短訊就能加深情誼,表達真愛嗎?

可見離別與思念,總是形影相隨。不過,人之有別於禽獸,亦在於人對那份感情,那份思念的執著。既是執著,就是不為甚麼。這不是交換,也不是賺取,並不帶任何利益,更不是如澄所寫在蘭桂坊所經歷的,只喝一杯紅洒,陪聊數刻,就是為了換取一個可以踐踏人性價值與尊嚴的晚上。澄,這不是有否需要,而是應不應該的問題。


人是有價值的,也有尊嚴的。


是! 就是透過這份對感情的執著,思念才不至流於佚蕩的輕佻與虛飾的冷凝,又或是毫無意識的舉動與殷循。因此,離別與思念的並存,是為人間保留了一份無限深邃的沉醉,加添了一份恆久溫暖的真誠。讓人過得更有價值,活得更有尊嚴。


若有天,偶然舉目,發覺天上的白雲,散了又聚,聚了又散,請不要驚訝。這豈不正是人生!


今夜並沒有繁星點點,銀河耿耿。可是,在間歇風雨過後的深宵,卻是格外的寂靜。在將來,在遠處要去的地方,會有那麼平靜,那麼安寧的夜晚嗎?


或許這是澄在此處最後要學會的東西:


"人生到處恰何處,恰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既是這樣,就要懂得珍惜。珍惜,是思念的母體。


借用尹恩惠在 "對我說謊試試" 一劇中找到了內心短暫遺失的東西,學會珍惜當前所擁有的那個時候所說的一番話 (略作修改), 來表達我對 '離別' 與 '思念' 的感想:

因為時間無限,不會留下痕跡。
因為空間無限,不會留下蹤影。
在無限的時間當中,我們生活在同一個時代,
在無限的空間當中,我們相逢在同一個地方。
這是個多麼奇妙的巧合,
又是個多麼美麗的奇蹟。

.........


因此,就在這個可以讓過去,現在,和將來共存的文字空間裡,讓那思念的執著,執著的思念,在這個歪邪不正的世代裡,去重拾那長久已遺失了的,被踐踏了的人性的尊嚴與價值。




全文完


David Leung (theorydavid)
2013-07-26  (published)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