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0年12月31日 星期五

回應蕭才子的三首現代詩 -- 遺忘三首

前言: 早前我發表了一篇關於美學的文章,蕭才子以三首詩回應。我也不得不在此答謝。


蕭才子的詩如下:



《遺忘三首》

《快》

我們連忘記的時間都抓不住了
神經線無聲鬆斷
像衣襟沒有扣好
對著滿是天拿味的房間
因為太快
無法旋繞
過去就溢走了
沉澱看來是奢侈的動作
我們只好空空的
練習眨眼



《故鄉》

不要問故鄉何在
沒甚麼值得想念
變化太快
碎屑在那開開合合中流走
也沒留下甚麼
讓人的感歎可以依附的
不要計那距離
量化了就要希冀
以為自己真的有故鄉
告訴你
香港沒有淪陷




《遺忘》

時間最是暴力
不是如人們說的如水流逝
也不是星星般滑過
難道你見過它的尾巴嗎
以爆炸的形式出現
在你未為然之前
碎裂
只能想像被撕開的感覺
懷疑那虛空裏曾有細語
有步履輕盈的痕跡
愈尋索失去的愈多
直至你發覺
身邊滿了空洞
似乎是爆破出來的
卻無法用凝視來注滿它們
因為形貌的餘燼在自轉中剝落
然後用鑿碎又重鋪的工程
洗掉
你的腦袋
可以放心地告訴你
消失的只是時間
2010年12月24日上午10:23

我並不準備以一篇悠長論文回應。但肯定的是,讀過蕭才子的詩,讀者也體會到,自己必須運用聯想空間,才能解讀這幾首詩。但讀者要發揮個人的文學修養和個人的想像力,才能與詩人建立一個可理解的橋樑,對詩意所描繪的意象,作出一個新詮釋。

詩人運用不少新鮮組合的詞彙,去傳達後現代世活裡那種甚麼都要 "快" 的感受。

第一首詩,我很喜歡詩人用 "沉澱看來是奢侈的動作"。
雖是無奈,我們不能不接受 "快",因為我們真的付不起在這現代生活裡享用 "慢"這個昂貴費用。坦白說,"沉澱"已淪為只有在藝術作品裡才尋得的虛擬假象 (virtual image)。可笑的是 ,"沉澱" 才是美的真諦。就連我們合唱團裡的歌手,也沒幾個體會到。

我喜歡的另一個詞組是 "空空的練習眨眼"。眨眼其實不需要練習,因為在生物學上,這可以是一個條件反射的動作。當然,也可以是有意識的活動。但不幸,我們要空空的練習,不為甚麼的,為 "空"的目的而練習這個 "快",可想而知,現代人真的失去了很多。

人要被迫跟著這個只屬於快速的網絡虛擬,不再是旋繞的咫尺真實的時代去走,無怪乎我們都 "神經線無聲鬆斷"了。

由於我常寫古典詩詞,手頭並沒有現代新詩的作品。所以,只能評,而不能回詩一首了。

就此擱筆。餘下兩首詩,只好留待下回分解。

謝謝各方好友觀賞,現拋磚引玉,承謝。


David Leung
2010-12-31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