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1年1月17日 星期一

變化和聲 (Chromatic Harmony) 在音樂作品中的作用 (1)

前言: 有同學因學校功課忙碌,錯過了講論變化和聲 (Chromatic Harmony) 中的借暫和絃 (borrowed chord) 那一堂課,所以,我趁此機會跟讀者討論一下這類和絃 。當然,我不準備在這裡以講授課本的方式去討論,反之,我會以作曲家的角度,去看這類和絃怎樣被運用在作品上,以及這類和絃對作品所能產生的作用。藉著探討在作品上為何 (why) 和怎樣 (how) 運用暫借和絃,我祈望以深入淺出的方式去談論和聲學這個看似比較嚴肅的學術題課。


正文:


浪漫派風格的作曲家為了表現個人內心細微的感情變化,往往在音樂創作中大量運用變化和聲在樂曲上,藉此增加音樂的表現力和感染力。同學們在學習八級樂理時,相信都已學會了各種變化和聲,認識了它們的結構和基本的運用和解決方式。在眾多不同的變化和聲中,我們不難發覺, borrowed chord (暫借和絃,或我更喜歡稱為 "混合調式和絃",modal mixture) 是藝術歌曲 (German Lied) 作曲家們,如舒伯特,舒曼等的摯愛。他們總是喜歡運用這類和絃去強調 (highlight) 詩歌 (poem) 中某些重要字詞 (keyword),讓聆聽者隨著些 chromatic (變音) 的樂音的出現而將注意力集中在這些歌詞上。在音樂分析理論裡,我們稱這作曲技巧為 text-painting 或 word-painting。

首先,你或會問, 甚麼是暫借和絃? 簡單來說,當在以 Major Key (大調) 寫成的作品裡,不單止有運用本調的和絃 ,還有運用到平衡小調 (parallel minor),即同主音 (e.g. Cmajor -- Cminor 的關係) 小調  (tonic minor) 的和絃。 而當以 Minor Key,(小調) 寫成的作品裡,有借用到平衡大調 (parallel major),即同主音大調 (tonic major) 的和絃。

借暫和絃的和聲標記如下:

在本調裡的 Major Key 常用的和絃:  I  ii           iii     IV   V          vi     vii (dim)

在本調裡的 Minor Key 常用的和絃:  i   ii (dim) III     iv    V or v   VI    vii (dim) or VII


當 Major Key 暫借 parallel minor 的和絃時,其和聲標記如下:

       Major Key:  i   ii (dim)   bIII    iv    v     bVI    bVII

       Minor Key:  I   ii            #iii   IV   V     #vi        vii (dim)



註: 由如不能打 natural sign,我寫了 # 的符號在 Roman numeral 左旁邊。有時對於 Flat Minor Keys 的 Borrowed Chords 標記,我們會用 natural sign 在 Chord symbol 的左邊。




由此可見,在和聲學上,大小調體系 (major-minor system) 裡的 parallel key relationship 平衡調子的關係 (即 Cmajor 和 Cminor) 是較關係大小調 (relative keys relationship,即 C major 和 A minor 的關係) 更加重要。或可你可以正接說,大調和小調裡的和絃是互相混合使用,根本沒有分這和絃是由哪個調子建立的。因此,當用 major-minor system 寫成的音樂由 C major 轉到 C minor 時,我們不會稱為轉調 modulation (change of key area or change of tonal centre),而是稱為 change of mode,調式轉換。其實,我們常說的 Major scale 在文藝復興時期被稱為 Ionian 調式 (C -- C'  7-note scale)。而所謂的 Minor scale就稱為 Aeolian 調式  (A -- A'  7-note scale)。所以,當同主音的 scale 轉換時,就稱為調式換轉.
明白了何為借暫和絃後,你又可能會問,為何作曲家要運用變化和聲呢?

查實由本調 / 主調 (home key/ tonic key) 所能建立的基本和絃,通常是七個三和絃 ,其和聲色彩 (harmonic color)是有限的。舉例來說,在大調 (major key) 裡,七個本調和絃裡,就建立得三個大和絃 (major triad),三個小和絃 (minor triad),和一個減和絃 (diminished triad),和聲色彩真得欠奉。作曲家如果只有七個三和絃來運用在作品上,就好比大廚師手上只得白飯,芽菜,雞蛋和叉燒在手,不做叉燒蛋抄飯,也想不出甚麼好菜色了,真難為了家嫂。至於聽者方面,不用多說,假如熟似的音響聽多了,聽慣了,就沒有甚麼新鮮感。到耳朵適應時,誰都會感到音樂單調厭煩 monotonous。作曲家當然不希望其音樂會吸引不到聽者。所以他們就要尋求更多的和聲資源 (harominc resources) 來寫曲。

正如我剛才指出,浪漫派風格的作品,特別是 German Lied,作曲家很喜歡運用 borrowed chord 去 highlight 詩歌中的一些重要字詞,喚起聽者即時的情緒,以達到增強音樂的表現力。

現在就讓我們看看一些例子,去了解一下怎樣運用 borrowed chord 在藝術歌曲的作品上去作 word-painting,以及這些 words painted 了之後,能對聽者產生甚麼美學意義。


待續.........     To Be Continued.........

David Leung (theorydavid)

2011-01-17 (published)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