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1年1月15日 星期六

我的兩位詩人朋友 (2)

前言: 我認識了兩位有趣的朋友。一位是我的教友弟兄,另一位是我的學生朋友。兩人年紀相差甚遠,一個似父,而另一個似其子。本來兩人來自不同背景,不同教育程度。可以說是風馬牛不相及,可是,偏偏他們都是寫詩的,用中文寫,可以稱為香港詩人。接續上一篇未完的隨筆文章,以下就是後篇,與各位談談我的另一位詩人朋友。



正文:


至於他,他不是才子。至少我覺得他不是。也不像是甚麼鬼才。也不姓蕭。所以不是風流倜儻,也不能出口成文,隨意就能引論經史百典,諸子百家。我相信由於因緣際會,尤其是他處身的那個年代,令他能受過的正統教育的程度也不會很高。但我在心中叫他作 "現代的波希米亞人" 。我認識他是因為他參加由我教授的音樂歷史風格課程。從第一班開始,他就跟著我教授的音樂理論班上課,好說也有四班了。即是說我認識他的時間也超過一年。

還記得第一次上課時,他就在下課時走上前來跟我打招呼說: "阿梁 sir,我相信你還有很多寶貝,如果有機會,就應該發表出來,不然就會流失。我正在參予一個短期的有關文史哲的講座,由一間書屋舉辦,為期三堂。有機會我跟書屋的老闆講講,請你去主持一,兩個 lecture talk。" 我當時想,這類書屋老闆攪的口水講座,參加的大多是自己那班圈內人,但又不屬主流大學的學者,自己圍內人吹吹水,怎會歡迎你呢。再者,我當時忙於寫論文,於是就隨口回答說: "我遲些有時間我會抽時間看看。"

坦白說,老師對他這類學生 ,誰都會有留下好的印象。他每次都準時上課,不遲到,也不早退,很留心我講論的要點。而且他對文史哲又真的有一些底子。能比其他同學 catch 多一些要點。就這樣,我留意了他,也認識了他。

不過,話得說回頭,在藝術的路上,不是哪個肯學,肯做,就可以有成就,有成績。不同其他的學科,藝術音樂學習,多少跟天份有關係。當然還有就是,越年青學習,就越有機會成功。他不竟過了人生中最青春的時光。

後來我略略知道,他幾十歲人,就是因為學習音樂藝術的事,跟家人 (或妻子,我不肯定) 鬧翻了,自己搬了出來住。現在要自己經濟獨立,所以生活頗為艱辛。他的生活詳情,我自然是不完全清楚。君子之交淡如水,他不願提起,我也不便過問。


後來,我知道他開了個 blog,我想大概是他搬出來的時候開的。偶爾我登入去看看,才知道他自己也寫詩。雖然,我在很早的時候,我就知道他很喜歡詩 -- 英文詩,德文詩,中文詩。老實說,我從他的寫作中看出,他的英文不差 (比起很多香港的 undergraduate 生好),而且也看得懂德文 (雖不算很高程度),也以英文幫朋友翻譯一些德文詩,如歌德的詩)。讀者可入他的網誌 http://sharegivetake.blogspot.com/ 看看。在我的網誌下方也有他網誌的網路聯結。


他的波希米亞生涯已經展開了。何謂波希米亞生活? 原來在十九世紀的歐洲,有一些藝術家,畫家等 (當時來說,真的有很多波希米亞人當藝術家,畫家,彫塑家),由於其藝術才華不受重視,社會又未能接受他們的藝術理念和創作,正是懷才不遇,未能一展抱負,只得過一些貧窮缺乏的生活,過一日得一日的日子。可是,這些波希米亞藝術家卻有一種特色,就是不肯向現實低頭,不肯從俗,不肯屈從,只堅持自己的的藝術理念。所以,在這些落難藝術家當中,有一句在當時是很流行的說話,說: "雖然我是很貧窮,一無所有,但是我的心靈是富足的,精神上是充盈的。" 這就是所謂的波希米亞的生涯。

現在的他,我的朋友,晚上就在火鍋店當伙記,做到關舖,做到氣喘。日頭就寫寫詩,週街逛逛去碰運氣,問問有沒有書屋讓他攪一些小型的 salon concert 或講座。不過,話得說回頭,他搬出來後,已經攪過四次不同形式的 salon concert ,藝術詩學的座談會,唱片欣賞會等。據他說,他的理想就是推廣藝術作品,欣賞創作,走的路線是 high art (精緻藝術)和 low or popular art (大眾藝術) 之間的一種 crossover art 。

現在他仍然是樂此不疲。

至於他的詩文,我就引錄了四首給讀者欣賞。



列車 (by oswald)

我們乘搭同一列車
下車又上車
幼稚園站
小學站
中學站
大學站
社會站
婚姻站
兒女站
老病站
天堂/地獄站
到總車了。

浪吧 (by oswald)

浪人,
跑不掉了的命運,
浪就浪吧,
看來
是沒法安靜下來。
漂吧!
讓他漂、漂、漂。
滅吧!
自然滅、滅、滅。
好不蕭灑!

一天與一生 (by oswald)

時間
催促着,
一天又一天,
歡樂的容易過,
不喜歡的也要過,
過,過,過,
就是過了一天又一天,
一生也一下子過掉了。

No title


Who is crying?
Like a baby,
In this late evening?
Oh, it is a cat,
The weather is too cold
and the wind is strong
It must have no home and feel hungry.
Life is always cruel and unfair.

Oh, my dear Rice Cooker
cooked me the herbal tea
to cure my cold,
My bowl of rice with a little bit of meat.
And now a cup of hot water
for my 3 in 1 milk tea.
No one gives me warmth
The Rice Cooker has given me some.
But the cat could not have a Rice Cooker.
The world is too cruel and unfair.


從以上幾首詩讀者可以看出,詩的文字功架,似是自學而得。讀者還可看出他的新詩是屬於比較舊的浪漫風格。造句遣詞,語文修釋,簡單而顯淺。但感情純樸,流露自然,直接而真摯,沒有轉彎抹角。讀者當容易明白。如讀他的詩,你即時就可啷啷上口,可是聯想空間也相對減少了。不過,勿忘其詩之賣點是感情自然。

當然,吾已為以詩文而論,難以王國維先生的境界論去衡量。要寫出境界,相信還要繼續努力。可是他詩文裡的字裡行間,卻有一份生活上的直率和個人體驗,是其他人沒有的。也有一份執著的無奈,亦是他獨有的。你可以細看 一天與一生  和 浪人無題 這三首詩,就可明白。吾相信只要詩文的修辭造句的功力,如能更上層樓,就能寫出詩文的境界來。


他和蕭才子,都是我的詩人朋友。


全文完.........


David Leung (theorydavid)

2011-01-15 (published)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