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1年1月18日 星期二

變化和聲 (Chromatic Harmony) 在音樂作品中的作用 (2)

前言: 有同學因學校功課忙碌,錯過了講論變化和聲 (Chromatic Harmony) 中的借暫和絃 (borrowed chord) 那一堂課,所以,我趁此機會跟讀者討論一下這類和絃 。當然,我不準備在這裡以講授課本的方式去討論,反之,我會以作曲家的角度,去看這類和絃怎樣被運用在作品上,以及這類和絃對作品所能產生的作用。藉著探討在作品上為何 (why) 和怎樣 (how) 運用暫借和絃,我祈望以深入淺出的方式去談論和聲學這個看似比較嚴肅的學術題課。這篇文章接續上一篇文章,去探討暫借和絃怎樣被運用到 word-painting 裡,為聽者帶來音樂美感。



正文:


首先請看下例 -- 譜例來自 La Traviata 茶花女 -- Un di Felice Eeterea (duet):


La Traviata 茶花女 -- Un di Felice Eeterea (duet)

Please click this youtube link for the duet: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6iWp_IxUXI

Verdi 為何在 Alfredo 唱這首二重唱第二段時,特意用了一個 subdominant minor ,iv minor chord呢?  查實這首歌是以 F Major 作為主調的。歌曲背景是描述男主角為了向 女主角 Violetta 第一次 示愛。當時貴為律師的 Alfredo恐怕茶花女不會接受自己對她的愛意,所以他在唱這首 duet 的開始時,是先唱一句近似是 recitativo 風格的 "引言",向 Violetta 表明心意。因為  recitativo,宣調,是一種半講半唱的樂曲,在歌劇裡是用來推進劇情的。然後,Alfredo 就唱出充滿喜悅,興奮感情的愛的宣言的 duet 前一部份。這種喜悅興奮主要由 Waltz 風格的樂隊伴奏表達出來。順帶一提, 十九世紀的 Waltz 音樂風格也 imply 一種維也納世紀末風情。這風情可以使聽者聯想到上流社會的高貴精緻,也帶一點奢華浮誇。在以後的文章我會再探討一點。可是,正如我剛才論及這首 duet 的 operatic context,Alfredo 其實不知道 Violetta是會否接納他,所以音樂不應該從頭至尾都那麼興奮,尤其是當 Alfredo 唱到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何會對 Violetta 產生這麼大的愛慕之情時,Vocal 的樂音與和聲就不能不作變化了。


因此,當歌詞唱到 Love is mysterious, 愛情是神秘的,這一句時,音樂本來是由本調和絃以較明亮的方式推進,卻在這裡突然轉到較陰暗不定的音響旋律上。這裡用到的是一個 borrowed iv minor chord,其音響能使聽者即時感情轉換,感受到歌詞  "mysterious" 的意思。這個 subdominat minor 不是一個含有很多變化音的和絃,如 full diminished seventh chord等,但對聽者來說,它能產生的效果已是不惶多樣。只因 Verdi 在前頭的音樂和聲安排,都是以本調裡 (home key) 穩定的和絃為主。所以就只一個突然的轉換,就能令聽者產生 unexpectancy。還記得 implication and realization 嗎? 聽者期望的樂音的 normal path, 原本只是徘徊於本調的 V 和 I 的和絃進行,但現在期望的 "合理"  resolution 落空了。而且,歌詞中的 "mysterious" 這字也被 highlighted 了。我們真的似是感到神秘迷惘,不知音樂會去哪裡? 就這樣,藉著暫借和絃,作曲家運用了音樂上 word-painting 這個技巧去加強表達出歌詞 (lyric) 的意義,也同時令聽者產生了音樂上的美學迴響。


由此可見,當學生們學習理論時,他們只知道各類變化和絃的構成和解決方法是不的。他們就算可以在作品中 describe 到這個 chord,label 個 chord  對了,更在考試上拿了全對,又有甚麼實制作用呢? 如果他不能了解 "how" and "why" 這個變化和絃在這個作品的 particular context 中的運用,這又有何用呢? Using in the context of word-painting in vocal genres,如 Aria or Lied等, 只是了解各類變化和絃的表達意義的一種形式。垣白說,當學生說我考到了 Music Theory 的 Distinction,我通常只是笑笑,當然我會替他高興。可是這也不代表甚麼。他能數算和絃結構準確 ,這很好,一般考試只要求這樣。但是,這只是學習和聲,學習樂理的第一個階段。試問為何你要學和聲呢,為何要學樂理呢? 其中一個學習的目的豈不是要讓我們更能深入了解音樂作品所能傳達的意義和能讓我們多感受其美? 如果達不成這個目的,豈不是浪費了我們的學習? 以上Verdi 例子的探討,如果是一般學生 ,他可以簡單的用一個本調 IV major chord, 而不是 Verdi 現在用的 borrowed iv minor chord。因為按功能和聲的概念,能 support本調的調性  (tonality) 的和絃就可以用了。何必自找麻煩呢? 所以,考試式的 theory 學習,是還未完全。

Borrowed chord 只是其中一個變化和絃。我們可以再探討其他的 Chromatic chords 如何被運用到 歌曲中的 text-painting 的技巧上,從而對這些和絃的應用有更深一層的認識。Schubert,Schumann 的 眾多 Lieder 裡,其實有很多不同的例子可供我們探索研究,而每一首歌曲都有它特定的 musical context 和特定的音樂意義。加上運用 text-painting 這個概念去詮釋作品,我們就真能了解為何藝術歌曲,能惹起聽者的 contemplative aesthetics,可堪回味的地方,總比流行曲較多。



全文完.........


David Leung (theorydavid)

2011-01-18 (published)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