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1年3月18日 星期五

和聲寫作是靠 feel 還是靠 rules ?

前言:  朋友 KM 看過拙作四部和聲寫作要訣後,留言說這大件事了,因她寫作音樂完全是靠 feel。這裡,對懂音樂的朋友,就不期然產生了一個問題,究竟寫作音樂是靠 feel,還是熟練 rules 就可以。坦白說,只要我們肯面對一個很基本的問題,就是凡是任何一種學問,必需學的人付出個人的努力,才能得著這個基本原則,那麼,問題就迎刃而解了。因寫靠 feel 做事的人,大都只希望找得一個藉口去逃避付出努力鍛鍊這一個費時費力的過程,喜歡怎做就怎做嘛,又不是專業! 我覺得成就行啦! 不過話得說回頭,音樂是很抽象,一大堆 rules 又怎可能令音樂變成藝術呢? 我們聽起來 work  就可以吧。所以,KM 所說的情況,又值得深思一下。


正文:


有很多強調音樂寫作靠 feel 的人總喜歡拿 Mozart 作例子。這位三百年才一遇的天才,被喻為靈感一到,feel 一來,音樂就能如泉湧的湧出來。可是,朋友們,不如我們看看 Mozart 自己怎樣看別人視自己為天才這個看法。從 Mozart 的書信裡,我們看到他這樣評論自己: 如果別人認為我是天才,寫作音樂毫不費力,請想想,他們能一音不漏的背練 Palestrina 那五十多首 Mass 嗎? 從 Mozart 自己的評論,你可以看出,Mozart是以能熟背 Palestrina 的又長又悶的Mass 為榮。為何 Palestrina 的 Mass 跟寫作 Mozart 時代的 Classical style 的 主音音樂 Homonphony 有關呢? 原來當時代的作曲家,皆要學習對位法,這是寫作音樂,寫作和聲的基本技術。大師如Bach, Handel, Haydn ,以及貝多芬等無不精通十六世紀的古對位法。而這對位法就是從 Palestrina 的那五十多首 Mass 由 Zarlino 這位十六世紀的理論兼作曲家整合出來的,再由十八世紀的 Alfred Mann 改良整理成為今天名為 strict counterpoint 的對位法理論。今天,很可惜,已經很少人再肯花時間去學習這種 strict counterpoint 了。由此可見,我們所熟知的 Tonal Harmony,就是對位音樂和其法則演變而成的。無怪乎 Mozart 聲稱他曾付出極大的努力去熟習這很深很難的 Palestrina  Mass,熟習對位技巧。可是,他的天賦才華背後所付出努力卻常為人所忽視。

因此,我們現在學習和聲,又怎能不理會和聲背後的法則 (rules) 呢。所以,我們稱和聲學習是 Harmony and Voice Leading。我們不單要學和絃和和絃之間這縱的關係,還要學和絃間進行這橫的 voice leading 關係。和聲法則,很多是從對位法則伸延變化出來的。如果你今天要學好。Schenkerian Analysis,你如果不懂 counterpoint,是很難明白這種分析法是如何運作的。

和聲法則,在樂曲中的作用,就好比語文的文法。你會寫文章不理會文法嗎? 你能只靠 feel ,美其名是靈感,來寫作嗎? 請想想,就算你只靠 feel 寫了一篇文章出來,卻文法不通,雖然你自己明白,但你的讀者會明白嗎? 所以,就算我們在初學和聲寫作時,要死背一些規則 rules,也是無可避免的。就如在英語的文法裡,你寫:  If I were you ,I would kill you,而不是 If I was you, I would kill you.  這文法我們是要背的。但寫多了,不就記得嗎? 為何音樂上的 rules 就找藉口去逃避,說 : "我寫音樂是靠 feel 的,我覺得 work 就得了。" 坦白說,如果是這樣寫出來的東西,不懂的人就給你寫的嚇死,若是行家嘛,就給你笑死。所以在我的圈之裡,朋友還是朋友,身為行內人的我通常不會對朋友的寫作說些甚麼,但如是學生嗎? 我就會指出問題來。跟我學音樂理論的學生,都知我的教學風格。KM 是我認識多年的朋友,也知她的性格和其音樂造詣,不便多說。

因此,歸根結底,我們看不見有任何一個作家是不懂文法的,因為你那偉大的意念也不能與人分享了。可是,反過來說,精通文法的人就不一定是好的作家,充其量能用寫作來表達自己意思而矣。
同樣地,音樂創作,又或和聲的寫作,我們也不能光靠 rules。 就算你是熟習所有 rules,也充其量能寫出合乎法度,考試合格的音樂,但不能算是含有個人靈氣,神采的作品。所以我們也要靠 feel。嚴格來說,音樂不是拿來看的,而是拿來聽的,所以有時有些對音樂 sensitive 的朋友,就算不大記得 rules,當寫作時,他們也憑慣性將在記憶中曾聽過的音響,合乎法則的音響寫了出來,所以,也偶有遵守了和聲的法規,可是,這並不可靠。這好比,小孩子學講話,他聽過了,就能摹彷出來,與人成功溝通,但你總不會期望小孩子能寫出如 紅樓夢 這種偉大的作品吧。


我們要鍛鍊音樂的 feel,和聲運用的 feel,我們必需從 practical training 出發,多作  play by ear 的訓練。所以,大多學 composition 的人都識彈樂器,如鋼琴,雖然他們不是專業的表演者。可是他們也不能忽略多做音樂分析 -- score anlaysis,學習了解前輩大師的作曲技巧,這也牽涉到學習音樂理論和音樂進行的 "文法" ,rules。如果你逃避不肯花時間去鍛鍊寫作技巧,又就能明白這些偉大作品背後的含義呢?


因此,總的來說,我們寫作和聲,寫作音樂,是有  rules,也同時要有  feel,即靈感的。創作很重神來之筆,所以學生皆要接受以上兩方面提及的學習和培養,這是屬於不同的訓練和學習的範疇。如果學生能掌握音樂的文法技巧,又同時具有創意和靈巧,他們的音樂與和聲的寫作才算是被視為真正的 composition

David leung (theorydavid)

2011-03-18 (published)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