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2年10月26日 星期五

聯合音樂院 – 回憶與懷念

Forewords:

我的音樂作曲啟蒙老師王光正先生逝世已一段時間了。但回想前塵往事,在聯合學習的一段日子,竟如歷歷在目。不過,環顧現在我所教的學生的求學態度,也不能不再以這篇為聯合音樂學院三十五週年紀念音樂會所寫的文章,吐吐我的不快。



聯合音樂院 回憶與懷念

 

有回憶,就有懷念。懷念,是回憶的伸延。

 

離開了聯合音樂院,畢業以來,屈指一數,不覺也接近二十多個年頭。

承蒙王院長月前從加拿大來電,要我這個理論作曲科畢業生為聯合音樂院三十五週年譜首新曲,順道撰文一篇,笑談風流 事,懷古唱今,以慰思念之情,確是倖甚,倖甚。

 

可是一別經年,水逝年流,景物依舊,無奈人事全非。心頭雖還是點滴著昔日的綿綿細雨,但又教我從何道起………..

 

回憶前塵,在聯合學習音樂的一段日子,確是百般滋味,乍喜乍愁。

我在聯合唸夜校的那個年代,學音樂的學生肯定比今天的務實和勤力,並且堅毅得多。我們雖是夜校生,但所做的和聲及對位習作,比起現今在大學和音樂學院攻讀音樂為專科的學生的所謂習作,多了好幾倍。而且學習時期也較長,絕不似今天的急就章課程,令學生囫圇吞棗,消化不良。

 

老師們雖不是甚麼大教授,可是教學認真,嚴緊,絕不馬夫。我們的音樂寫作技巧也被訓練得精進不少,皆因強將手下無弱兵。因此,我敢說我們聯合畢業學生的基本音樂理論水平,比起很多現在的專科學生是優良得多。這也為我後來進大學研究院進修音樂時,打下穩固的基礎。而吾之理論習作,更令一些教授瞠目咋舌。

 

再者,夜校資源缺乏,沒有像今天大學音樂圖書館等設施可供學生運用。我們要進步,就得靠自已。沒有參巧書可閱讀,沒有樂譜作分析,沒有音樂唱片供聆聽,我們就到坊間書店,公立圖書館,或到朋友處不斷搜尋,互相借閱。這種獨立學習,自我充實的上課方式,少一點自發性,缺一點毅力,也都不可。

 

反觀今天不少音樂學生,雖有良好的資源配套,卻對學習不求甚解,功課只是草草了事。他們只望快快畢業,拿個學位。從不望扎好基礎,以裝備自已在做學問的功夫上,更上層樓。最理想的還是 一個所謂 “A” 級,好自我炫耀一番。這種缺乏堅毅忍耐去克服困難,對音樂學習毫無熱忱的態度,以及那些自欺欺人的行徑,實在令我更懷念往昔在聯合學習的日子。

 

今天我仍在大學當研究生兼助教,大學給我可運用的資源可說是相當豐富齊備。做研究,教學,學習都十分方便。可是,我仍然非常懷念在聯合時的那種自我學習的時光。聯合曾帶領我走進音樂世界的殿堂,亦為我開展了以音樂教學為目標的人生道路,她既是我的伯樂,也是我的知音。僅以拙詞一闕,聊表衷情。

 

五花馬,千金裘,

爭得似聯合結伴,韻樂風流。

自古伯樂難遇,

如今知音相投。

花月夜,琴歌頭,

唱盡人間千古,水逝年流。

真情應如斯,

夢迴百繞,一曲還鉻心頭。                                     

 

梁大偉書於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五日晚
 
 
 
David Leung (theorydavid)
2012-10-26 published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