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3月7日 星期五

兩首值得懷念的粵語流行曲歌詞

前言:

二十多年前,還沒有開始學習藝術音樂的寫作,我就醉心於寫作粵語流行曲,並填上中文歌詞。當時還加入了業餘填詞人協會,認識了林夕,小美等人。我當時還是彈奏電子琴,所以,對粵語流行曲的興趣是十分濃厚。我的中文寫作,自我衡量,並不算很好,雖然也不算是十分差。可是,這也沒有妨礙我從事寫作。盧國沾老師當時很提倡非情歌的粵語歌詞寫作,所以,我當時也填了不少非情歌歌詞。還參加了一些社區舉辦的新曲新詞作曲比賽,如城市民歌比賽之類。最近,跟弟兄朋友談開粵語歌填詞,所以,我就想起我寫過的以下兩首歌詞,一首是舊曲新詞,另一首是本人一手包辦的新曲新詞。雖是多年前寫的,現在重新看看,仍算是自己較滿意的成熟作品,值得懷念一番。


正文:

還是先看看第一首歌詞。歌曲名稱是: 漫畫家的悲哀,曲調是臺灣一首校園民歌,也忘記了誰是作曲者。





這首歌曲,顧名思義,主要是寫身為漫畫家的一份悲哀。這也可說是所有藝術創作者的悲哀。有朝一日,假如你發覺你的創作力盡失,意念已窮,那怎辦? 坦白說,如果我們的創作是職業,每天都要控空心思,去想出新奇意念,,隨著時間過去,年歲日長,說不定我們也會上演一幕漫畫家的悲劇,不足為奇。


我的感覺也是,年輕時的動力精力都似無窮無盡,永用不完。但隨著日子過去,年華漸逝,遇到挫折多了,夢想也慢慢遠去,創作新意念的樂曲的意慾,都似消失於無形。我教學倒沒有問題,卻常常對學生自嘲說,我正等待突破,到了晚年,我說不定有第三時期風格,即晚期風格的作品出現。所以,慢慢期待吧!

以上的歌曲,我最喜歡的一句歌詞是: "讓冷諷,化做懷念"。
當你的作品真的沒有甚麼新意念出來,面對的當然是冷嘲熱諷。這時,我們又可以做甚麼呢?
除了將別人'明窒' 的說話,硬吞下去,還可以做甚麼?

能將冷諷化做懷念,是更昇華的做法。可是,在自嘲之餘,這也更顯出藝術家內心深處的悲哀。
人生,又何嘗不是如此!
夢想,又何嘗不會改變!

第二首歌曲,歌名叫做 "最後一遍"。






這首歌是描寫一個即將畢業的學生,正準備踏出人生的第一步,到社會工作。主人公也深知現實是,社會是個大染缸,純真的校園生活從始不再。所以他也說: "恐怕青春豪情不會再現"。這時的他的內心,是充滿忐忑不安,但他也要勇敢地面對,試試全程投入這新的人生旅程,所以詞中有一句這樣說: "昨天的我,似在叫囂中蛻變"。我寫這詞時,是用點的手法。描寫主人公一剎那的感情世界。這是盧國沾老師很喜歡的寫詞手法。是忠於那一剎的感情真摯。歌詞也用了一個含有象徵性的舉動,就是閱讀在學時的作業筆記最後一遍,然後明天就迎向人生的新的一頁。歌名就是以這個閱讀命名的。'最後一遍',就是這個意思。

這首詞,我隱隱記得,在一個新曲新詞比賽的初賽裡,拿過六個評判裡兩個給的第一名,一個給的第三名。雖然最後是輸了比賽。

我很喜歡歌詞中的一句,就是 "戲中主角會合我飾演?"

人生的過程中,無論喜歡與否,我們都要扮演不同的角色。如果有一日,你撫心自問,你能否將命運交予你演的角色演好,你的答案是甚麼?
很好,還是差勁?

天知曉! 不過,我人生的角色也真不討好。或許有盡過力,但肯定的是,有一些角色演得真差勁。可能是性格使然。

無論是順景逆景,我們內心的真正豪情,也無可避免地讓 '浮光如夢' 的'閃跳霓虹' 添上冼鍊,或者,更差勁的是,我們的真正豪情已被銷磨得一光二淨了。

豪情不再,是我暮年的心聲。。。。。。。
社會,真的是大染缸? 抑或是自己的慾念才是汚染的來源?

但我竟在二十多年前已寫出來了。

無論是漫畫家的悲哀,又或是豪情不再,也是自己的人生。

也是屬於自己的。

人生,其本質是無數的選擇。要穿上的角色,無論願不願意,喜歡與否,也是自己的選擇。

所以:

別人說我們一生是幸運,還是不幸,這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們曾選擇過。

"It does not matter that our life are regarded as the fortunate or the unfortunate. It matters only if we have made the choice." -- David Leung


全文完


David Leung (theorydavid)

2014-03-07 (published)




張貼留言